圈地自萌的浩子

愿我喜欢的每对cp,他们都在现实的世界各自安好,在我的世界白头到老

Little by little, one travels far

10:01,10:54
相隔1小时发博…虽然一个是文案都编辑好的推广,一个是感谢知遇之恩,为啥我还是觉得甜啊…无可救药的自己…
然后还觉得文案莫名呼应是肿莫回事……“都是成长的体验”“不会忘”……
我的滤镜得有多厚啊……然而依旧很哈皮~
纯属自磕,就不带tag了

北宇很敏感,会在意别人的说法,这几乎是公认的,然而昨天依旧去评论了他哥还有发福利照,是什么让小孩无所畏惧,大概是因为某人给了他勇气和信心吧~~
这特么不是碍情是什么!!!

以及我还是觉得昨天lg的视频怕不是就是他的900万福利了吧…北宇前天晚上已经到了700万了然而没有动静,那个时候他哥是894万,然后转天他哥900了他也发了700万福利,所以我亲爱的北宇同学,你的福利到底是给谁的啊🤣🤣


依旧躺在坑底+被蒸主甜的完全没动力写段子…………

居白碎碎念 09

‘龙哥,睡了没?’
‘睡了.’
‘😩😩😩😩😩😩’
‘👹👹👹👹👹👹’‘怎么了,怎么还不睡?明天又想拍着戏睡着么你这个话唠小孩?’
‘…那个…今天,这两天…😩😩😩😩😩’
‘微博么?’
‘你也看到了…’
‘你知,我知,信我,信你。’
‘嗯…’
‘没有别人,只有我。’
‘嗯…’
‘不许想别人,只想我。’
‘🤓🤓🤓🤓🤓我才不😒😒😒😒’
‘我睡了’
‘啊啊啊!……哦……也是也不早了你赶快休息吧( ´▽`)’

5分钟后,白宇的电话响起,
“老白,快开门,没床让我怎么睡!”
“哎哎哎哎哎哎哎哎?!!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也依旧是圈地自萌磕朱白的一天,其实喜欢上两个人的感情,毕竟不是一件可以放在现实世界里过多去探究的事情,不必纠结太多,不去影响到他们本人,但就是要他们在我的世界里面甜甜蜜蜜,这大概就是我的理解了吧~

他是想借体内两个人的力量把自己变成炸弹……
不敢看最后一集了啊啊啊啊,明明那么甜的文你凭什么给我改的这么虐啊啊啊啊,一个个的动不动就自我牺牲个毛啊!!!!!

居白碎碎念 08 痒 (续流水的日常,以及养老群拜群贴~)

*设定是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但没公开,ooc属于我,不上升真人*

自打拍完《镇魂》以来,朱一龙工作组里多了不少bygg的小迷妹,每天凑在一起犯花痴,扒历史,当然也贡献了不少表情包。朱一龙对此倒是喜闻乐见,在一个采访里更是鼓励喜欢白宇的女孩子们都别放弃,说不定哪天就梦想成真了…反正,终归…是一群看得到吃不到的可怜人…

这天几位小姑娘又组团不知在看什么视频,朱一龙从旁边路过,只听见,
“天啊,我bygg也太会撩了吧!!” 嗯,
“啊啊啊啊,好想壁咚他!!” 嗯?
“求bygg带我飞!!” 嗯???
他眉头一挑,“你们在看什么?”
那几位被冷不丁一问吓了一跳,“啊!居老师…就…就是北老师之前客串的电影啦,哎哎哎,居老师你看过么,超~~~诱惑哦,我们这有剪辑链接发你,一定要看!!”
忘了说,这几位也都是cp双担粉。
“…好。”

于是在某个天干物燥的下午,朱一龙点开了名为“【白宇】骗爱天团 白宇友情出演cut”的链接。

*******

7月底入了伏,不下雨空气都像随时能渗出水来,闷热的让人无处躲藏,蚊子也跟着猖狂起来,白宇又偏偏很对它们的口味,一不注意就中招,防不胜防。
一天工作结束,他回到家直奔浴室,洗去一身汗渍,大呼爽快。裹了条浴巾就趴到床上抓起手机开黑,他的居老师今天也是难得回来的早,正在厨房准备晚饭。白宇深深吸了口空调的冷气,这才是生活啊!

他自然是不知道,另外一个人下午经历了什么,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特意告假提前回家,等他回来。

朱一龙把菜端上桌,正准备喊白宇吃饭,却被对方抢先一步打断,“哎,龙哥,你先过来帮我抹点清凉油,刚冲澡后背好像又被叮了,我手没空,啊”
巍巍一咬牙,真是不知死活。
朱一龙默然走到犹自沉迷在游戏中还不自知的小孩身边,他精瘦的后背裸露在外,随着手臂的动作几滴未干的水珠调皮地顺着皮肤细致的纹理滑落,聚集在腰窝处。‘犯罪现场’就在靠近腰窝上方的位置,两大片红色印在小麦色的肌肤上,身体的主人应该是无暇顾及却又瘙痒难耐,不时抽回手挠两下,那红色便更加鲜明起来,可看在另一个人眼里,唯有说不出的情色……

不过居家好男人居老师还是轻叹了口气,抓起搭在一旁的毛巾盖在那人头上,有点发狠地揉搓起来,“说过多少次了,头发吹干再出来,对着空调直吹,感冒也活该!”
“哎~这不是有你…哎哟wc你个居头!没看见那边过来人了么,掩护啊掩护啊!!!”

很好,对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。

再次日常叹气,朱一龙抬手抚上微微红肿的皮肤。
背后忽然传来温热湿腻的触感让白宇不禁打了个激灵,喊他抹清凉油怎么舔起来了?游戏里激战正酣,他舍不得分神,“龙哥,你别闹…”
会停下才怪!“唾液有消毒的功效,”朱一龙灵巧地用舌头在肿胀的凸起上画了个圈,又用力吮吸了几下,“我帮你解痒。”

“嘶……”满意地听到趴着的人倒抽一口气,他不怀好意地狠劲掐了下白宇的腰,舌头一路向下滑倒腰窝的位置,停在浴巾的边缘。
‘朱一龙的睫毛,白宇的腰。’没错,那儿确实是他身体最敏感最罪恶的地方,每次只要稍一挑逗,他就立刻缴械投降,屡试不爽。白宇低着头,身体不受控制地轻颤起来,红晕开始向全身扩散。

朱一龙想起下午视频里那个妖精,从一出场就勾去了他的三魂七魄,迷离的眼神,略微沙哑的声线,魅惑的笑容…

破了破了,他自嘲地想到,自己这10年的坚持与节制,碰到那人,到底还是被打的支离破碎,只想把那人钳制在自己的身下,玩弄,舔舐,不断蹂躏,狠狠贯穿,最后再温柔地爱抚。他甚至有些嫉妒起和白宇搭戏的那个大众脸女演员。

他是我的,凭什么要被你看去!!

他猛地压下身去,啃噬那人已经红透的耳尖。
“嗯…哥…”
“接下来的15分钟,我带你飞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*渣文送给老福特养老群的各位姐妹们,找到组织真好😘@叫我怀瑾大人 @花九 请收作业~~
*杨修贤太撩了太撩了太撩了!!!!想看他被压!!!评论里附上B站杨修贤cut~
*今天一天都在为芭莎大型婚礼现场激动,求你们去结婚吧!!!
杨秀贤太撩了太撩了太撩了

居白碎碎念07 看电影 (说写就写ing)

《邪不压正》正在热映,自己欣赏的导演四年磨一剑的作品,公映以来,朱一龙便一直心痒痒的想去贡献票房,无奈工作事务繁忙,来来回回排了几次时间,终于订到当晚23:50的夜场。他小心翼翼地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票,手指肚在座位号上来回摩挲,12排8号,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来。
“这么开心,居老师还真是姜大导演的小迷弟啊~”,助理打趣道,“对了,其实今天拍摄结束应该不晚,你怎么不订早一点11点那场?”
“佛曰,不可说。”神秘一笑,朱一龙把电影票放到贴着胸口的衣兜里。
又是紧张忙碌的一天,晚上23:45,他的保姆车准时停在A电影院的后门,为了方便行动,助理为他联系了特殊通道。朱一龙带好帽子和口罩,却并没有下车的意思,时不时看下手机屏幕,像是在等着谁的消息。
“怎么还不去?这会儿已经开场了吧,一会散场还在这里碰头,我来接你。”
“嗯,不急,再等等。”
“哎?不是吧居老师,作为迷弟的首要属性就是不能错过片头好不好?!”
“就…再等等。”
“等什么啊,你不就一个人看么?……”
然而迷弟居老师已经没空搭理操心过度的助理了。手机震动忽的响起,有信息进来。他飞快地低头翻看。

‘龙哥,2分钟,我马上到了哈。唉,今天有场戏好几次都不过,差点赶不上了!’
他眉头一皱,‘那你吃饭了么?不许饿肚子。’
‘吃了吃了,刚在车上他们给我买的拉面~啊,龙哥我到门口了,’
还附上一张电影票的照片,12排10号。
‘咱们进场吧!’
‘嗯’

朱一龙下了车,微微拉低帽檐,从后门通道进了影院,2号厅,把角的座位,他从侧面走过去坐了下来。

‘龙哥,我坐下了,还行,这场人不多。赶快看吧,观影愉快!☺️☺️’
‘嗯,你也是。’

他犹豫了一下,按之前自己的习惯,是要关机的,不过今天,就保留震动模式吧,万一……
他把手机放进贴身的兜里,注意力转移到大荧幕上。

电影着实看的欢畅淋漓!虽然终归还是没能超越《让子弹飞》,但姜导独特的叙事手法,拍摄角度,对色彩明暗的运用,和标志性“姜文式”台词都让他大呼过瘾!姜文一人担当导演,主演,编剧和剪辑,那个已然站在高处的人,正在实践着自己的梦。朱一龙也有着作为演员的野心,会有一天,我也能到达那个顶点。
全程手机都意外地安静,想想他又不禁莞尔,何来意外呢,那个人不也是有着自己梦想的演员?剧终散场,等人流已差不多散去,朱一龙才欠身准备离开,就着空发过去一条消息,‘好痛快!!’
不出所料,从影厅到车上的这一段路上,他的手机开始不停地震动起来,不用看也知道是谁,他笑意更甚,就知道这话唠小孩一定忍不了太久!
回到车上打开手机,整整二十条,开头还是打字,后面干脆直接发语音了,都是对电影各处的感触,吐槽也好,赞叹也罢,朱一龙一条一条的看,再一条一条的回过去,乐此不疲。
助理听到语音,“这是…北老师?!他也去看了?”
“嗯。”
“…你们两个啊…真是不让单身狗活了…”助理认命地摇摇头,发动起车子。

彼时,朱一龙和白宇各自在不同城市的不同片场,拍着不同的戏,但谁又能说相隔两方就不能看同一场电影呢?
他们选了两个人都有空的一天,选了同一时间开场的场次,选了相邻的座位号,约好一起进场,看同样的故事,再一起离场。
穿越时空,我就在你身边。

‘好了,早点睡吧,明天你不是还要早起跑外场?’
‘知道了哥,8月份我大神黄渤的新片,你也得陪我去看!’
‘嗯,要是排的开,我飞过去找你。’
‘哈哈,一言既出,四猴难追!’
‘…你走开…’
白宇发来一个小视频,他揪着鼻子细着嗓子,脸上一如既往明朗的笑容,填补了所有思念的空洞,让人变得充实起来,“您还等什么呢?”
朱一龙这次彻底笑了出来,他把手机放到唇边,低声说,
“C’est la vie”

——————
*每天都想写他们的日常…不知我的脑洞还能有多少…
*12排8号和10号,一般我自己看电影时会选择小厅,这两个座位在最后一排最右边,从右边可以直接过去,不用穿过任何人。
*对《邪不压正》的感想来源于我自己………
*这里自己的碎碎念,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,我都被白宇那条九幽听令的微博温暖着,怎么能有这么认真又可爱的人啊!我关注过演艺界人士的微博并不多,他们也大多只是聊聊日常,晒晒剧照,更多都是广告代言,连文字都是编辑好了的,白宇却真的看得到粉丝们的请求,更在不经意间就给送出一份意外的惊喜。“用心”和“脚踏实地”是他和朱一龙给我最大的感触。但居老师一向冷静,他把角色和自己划分的很清楚,白宇却是真性情,至情至真。这样的演员值得被尊重,我感恩能认识他们,衷心祝愿他们都能在不远的将来走上自己事业的巅峰,他们值得!
*请大家有闲的都去爱奇艺支持北老师26号的网络电影《缉妖法海传》吧,据说之前的小鲜肉主演临时退出,白宇二话不说顶了上来,还因此推迟了肠胃方面的手术,怪不得他那么瘦…


7月有姜文导演的《邪不压正》
8月有黄渤导演的《一出好戏》
我不管我不管 这就是缘分
一起去看个小电影啥的,也不错嘛😏😏👹👹

心疼

沈巍啊…你故意被抓,弄的满身是伤,让你的云澜离开,你就是想要被吞噬进去,一个人从内部击垮你的弟弟,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再回去吧…你替所有人做打算,唯独不考虑你自己,这世界纵然归于平静,赵云澜的身边再无沈巍,这样也无所谓么……
真的心疼了,慌了,求别BE…………
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居白碎碎念06

白宇有点不对劲。
穿越的赵云澜被集齐的圣器吸回虫洞,恍然间转身,看到寻觅而来的沈巍,一眼万年。
导演喊cut,完美一条过,白宇却一反常态的垂了眼,胡乱擦擦来不及收回的泪水,说了声,“去休息下。”就钻进了化妆车里。
他入戏了。
这种时候最好就是让演员静一静,自己消化情绪。大家也都习以为常,忙着换下一场补拍小郭和老楚的戏份。
朱一龙思衬了下,还是跟了过去。轻轻拍拍车门,并没有得到回应,试着推了下,并没有锁,“白宇,是我,我进来了。”
对方蜷在沙发上盯着手机开机屏幕发呆,给了他一个眼神算是默许。
朱一龙坐到他对面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平时总是嘻嘻哈哈话题不断的人沉默下来,其实更难开解。要说作为演员调节情绪他颇有经验,但对着这孩子,那些班门弄斧的话偏偏说不出口。
“………”
“…小白…,你……”
“龙哥,沈巍他……太苦了!”
“…哎?……”

白宇把头埋在膝盖间,他看过原著小说,也颇为这位斩魂使大人的深情所震撼,只是毕竟是男男题材,读的时候多少有些尴尬。如今戏已接近尾声,沈巍的秘密被揭开,赵云澜阴差阳错穿越回万年之前,造就了一场相遇相知。太过短暂的停留,几颗子弹,一根棒棒糖,一个名字,就让沈巍独自停留世间,寻寻觅觅了一万年。
那可是,一万年啊!
人生短短几十载,在他面前不过蜉蝣,他独自负重前行,生生世世几度轮回,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?他觉得赵云澜太残忍,他觉得沈巍不值。
白宇抬起头,定定看着对面一身沈教授打扮的朱一龙,忽然就心疼的无以复加,
“一万年,你就一直这么找我,等我,值得么?”
“……”
“值得。”
“沈巍这样的人,认定了,就不会后悔。那是他自己的选择。而且,他最后也找到了,等到了,不是么?”
龙哥的眼神,一如既往的温柔坚定,这次还有种浓烈的情绪,把他包裹起来,每次总能触到他的心底,让他逃不掉,躲不开,无法遁形。
他拿过白宇的手机放在一旁,捧起小澜孩的手,“遇到赵云澜,沈巍值得;我遇到你,也一样值得。”
“………”
“沈巍等到找到了他的赵云澜,我呢,我等到了么,找到了么?”

小澜孩又低下了头,看不见表情,耳朵却红了起来,半饷,他闷闷的回应着,“嗯。”


—————
*赵云澜这次穿越之旅真的是太过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让我无限纠结…至情至真的赵处,见到万年前还是天真烂漫的沈巍,回想自己和他之前的种种,原来那人所有的秘密都是自己一手埋下的…他怎么能不感悟啊!!!我求编剧能不能给我两主角多点抒发感情的时间,真的篇幅不够给我去拍80集啊喂!!!
*不要提醒我小鬼王这一万年其实是睡过来的…接受不能…
*今天份的更新还没看,先写下来,现在去补。

居白碎碎念05 笑一个

居老师最近有些头疼。
自从拍完穿越回万年的赵云澜与小鬼王相识的那场戏,“笑一个”就成了白宇的口头禅。
这熊孩子不分时间地点场合,仗着整个剧组对他俩饰演角色之间关系的心照不宣,兴致一来就恶趣味十足的摆开大型调戏现场,乐此不彼还大有越演越烈之势。
“龙哥,笑一个~”
“来,龙哥,把你眼镜摘了,笑一个~”
“给小澜孩笑一个~”
“给老白笑一个~”
“给小爷笑一个~”
………
每每这个时候,他都会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地推开他,“你走开”,要不就配合着送去一个“尴尬而不失礼貌”的假笑,大家当个调剂也就罢了。
但居老师心里想,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。
这天,两个人在白宇房间对戏,最后几场,场场大虐的节奏。居老师还要时不时在沈巍夜尊兄弟之间转换。想做到在性格迥异立场对立的两人之间自由切换,即便十年老演员居老师也颇有些费神。帮他搭戏的白宇倒是一脸看戏的表情,欣赏着自家来回精分的老哥。
此刻朱一龙有些入神,反复揣摩着沈巍的一个动作却总觉得还差些意味,白宇看着他渐渐皱紧的眉头,搭了下嘴角,忽然一个坏乐就凑到眼前,“想什么呢,黑老哥,别这么纠结,来,给你令主大人笑一个~”说着还不嫌作死的伸手在朱一龙的下巴上勾了一下。
斩魂使不发威,你还真当我是病弱娇!
朱一龙眼神一沉,抓住还没来得及抽回的手,一个欠身把对方固定在自己和沙发之间,
“好啊,那你先叫声,‘哥哥’听听~”


你知不知道,每次你凑近,那戏谑的唇,笑弯了的眼,还有那该死的声线,没有一处不诱惑。
心底,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没错我还是过不去哥哥的梗……
*初见的那段我还是看的很嗨的,完全因为两位老师;
*终于听到居老师说“云澜”,这辈子值了😭😭
*实名为小鬼王打call!30岁的成熟男人竟然演出少年的稚气未脱,纯净无暇,天真烂漫,这是什么神仙演技!!😭😭